【95周年校庆系列讲座】安全资产:低利率、新“特里芬难题”与霸权解体危机

时间:2020-10-15         阅读:

光华讲坛——社会名流与企业家论坛第5866期


(线上讲座)

主题安全资产:低利率、新“特里芬难题”与霸权解体危机

主讲人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助理 陈达飞研究员

主持人金融学院 许志副教授

时间2020年10月18日(周日)20:00-21:00

直播平台及会议ID:Tencent会议ID:295 955 129

主办单位:金融学院 科研处

主讲人概况:

陈达飞,东方证券宏观研究员,首席经济学家助理,博士后工作站实行主管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,曼彻斯特大学访问学者,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高级研究员;研究领域:全球与中国宏观;货币与经济周期;创新、康波与产业升级;国际政治经济学;在《金融研究》、《经济学动态》、《财经研究》、《政治经济学评论》、《政治经济学季刊》、《南方经济》等权威/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十余篇;在《复旦金融评论》、《北大金融评论》、《财经》、《新财富》等杂志和FT中文网、澎湃、界面资讯等媒体专栏编辑/特约撰稿人,发表评论文章两百余篇。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重大/重点课题、上海市政府委托课题、智库课题多项。

内容提要:

安全资产短缺是近20年来全球宏观经济结构性失衡的一个特征事实,同时也是理解“格林斯潘难题”、全球失衡、2008年金融危机、利率下行和经济停滞的重要逻辑。美联储利率触及零下线,欧洲多国进入负利率区间,全球经济陷入“安全陷阱”。这是一个与“流动性陷阱”密切相关,但又不完全一样的概念,它有助于说明一些更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,并对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各国政府的救助措施的有效性提出一些不同的看法。比如,如果安全资产短缺是压抑利率和经济增速的原因,那么,美联储的QE1就比QE2/QE3更有效,因为前者增加了安全资产的供给,后者采取的“扭曲操作”——卖出短期国债,买入长期国债——减少了市场主体持有的长期国债余额,增加了安全资产的短缺。安全资产还能为理解全球货币体系变革,进而为全球化的命运提供新的视角,这是因为,安全资产供给者往往就是最重要的国际货币的发行国,这两者是一对矛盾,对立统一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